COVID-19可引发严重的心脏损伤_
COVID-19可引发严重的心脏损伤


随着COVID-19大流行造成的死亡人数不断增加,越来越明显的是,这种感染不只是一种肺部疾病。许多病人出现了心脏并发症,尽管原因还不完全清楚。

根据美国心脏协会(AHA)的说法,有心脏病或中风病史的人感染冠状病毒的风险更高,症状也更严重。

但这些严重的感染不仅会损害人们的肺部。医生们也看到了心脏损伤——从心脏病发作到心肌炎症,再到潜在的致命性心律失常。

确切原因仍在调查中。纽约市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(Columbia University Irving Medical Center)的心脏病专家萨希尔帕里克(Sahil Parikh)博士说,这些影响可能是“直接的,也可能是间接的”。

他解释说,由于肺部疾病夺走了身体的氧气,危重症带来的整体压力会间接地对有心脏问题的人造成伤害。

此外,据芝加哥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的心脏病专家罗伯特·博诺博士说,COVID-19可能还有特殊的影响。

冠状病毒的蛋白质附着在肺部的某些受体上。Bonow解释说,血管细胞也有同样的受体。据认为,这种感染有时可能会直接损害血管,从而导致血凝块,从而导致心脏病发作。

COVID-19的另一个心脏并发症是心肌炎,一种心肌炎症。

原因尚不清楚,一些研究人员推测冠状病毒有时可能直接感染心脏。但帕里克说,在这一点上,这种说法的实际证据“并不好”。

另一个可能的罪魁祸首是免疫系统对病毒的反应。当它失控时——一种被称为细胞因子风暴的严重炎症反应——会损害全身器官,包括心脏。

心脏并发症有多常见?

在上个月发表的一项研究中 JAMA心脏病学据中国武汉一家医院的医生报告,“心脏损伤”在他们的经历中很常见。在因COVID-19重症住院的416名患者中,约20%发生了心脏损伤。这些病人中有一半以上已经死亡。

心脏损伤的定义是一种叫做肌钙蛋白的蛋白质含量很高,当心肌受损时,肌钙蛋白会被释放到血液中。

帕里克说,在美国,医院正处于COVID-19“高峰”期间,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数字是否与武汉的研究类似。

“很难说有多少百分比,”他说,“但(心脏并发症)也有类似的情况。”

在大多数情况下,这些并发症都是由已确诊的心脏病或高血压等风险因素引起的。

帕里克说:“很少有病人没有心血管危险因素。”

在美国大流行的震中纽约市,出现了另一个后果:拨打911电话要求心脏骤停的人数激增。这种心律失常如果不进行紧急治疗,很快就会致命。

上周,该市消防部门表示,要求心脏骤停的电话激增:从3月20日到4月5日,该市平均每天接到195个心脏骤停电话,而去年同期为65个。 NBC新闻报道。

帕里克说,很难知道这些受害者中有多少人感染了COVID-19。害怕去医院的人如果在心脏骤停之前出现呼吸短促、头晕和心悸等警告信号,可能会决定“坚持到底”。

“在家里死于心脏骤停的人是COVID-19的受害者,”Parikh说,“尽管不一定是直接受害者。”

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市梅奥诊所的心脏病专家J. Wells Askew博士说,重要的是,任何人——尤其是已知心脏病患者——都不能忽视症状。

这意味着如果你认为自己出现了冠状病毒感染的症状,比如发烧和咳嗽,就要打电话给你的医生;如果你呼吸困难或胸痛,就要打911。

Askew承认,当这些患者抵达医院时,可能很难知道这是心脏病发作还是COVID-19。

帕里克表示同意,他说:“几个月前,我们会说,如果它看起来像一只鸭子,那它可能就是一只鸭子。”这通常意味着要把病人赶到导管检查室,进行侵入性检查,以确认心脏动脉是否阻塞,然后清除阻塞。

帕里克说:“现在我们正在后退一步,以评估这是否是一个感染COVID-19的高危人群。”

他指出,总的来说,纽约的医院正试图将侵入性手术限制在紧急情况下,以保护病人和医护人员。

阿斯丘说,还有其他选择。患者的症状和病史,以及像超声波这样的影像学检查,可以帮助医生判断心脏动脉是否真的堵塞了。

与疫情一样,随着医生使用技术来跟上最新情况,人们对COVID-19对心脏的影响也在不断加深。帕里克说,他是WhatsApp小组的一员,这个小组由大约150名心脏病专家组成,他们不断分享自己的心得。


点击分享到

热门推荐